湖南体彩网

                                                                        来源:湖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30 08:35:05

                                                                        即使引渡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宪章》权力受到侵犯,引渡法官还需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执法部门的违宪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到让引渡程序终止。

                                                                        陈丙丁律师表示,霍姆斯法官的裁决简直把这种引渡的最终拍板推给了联邦司法部长,孟女士的辩护律师提出,为了制裁伊朗而把孟女士引渡到美国是不符合加拿大的价值观的,因为加拿大已经撤销了对伊朗的制裁。但法官说,到时候司法部长根据加拿大本国引渡法,可以考虑各方面的因素,如果认为引渡到美国对孟女士是不公平的,有压迫性的,部长可以拒绝引渡要求。霍姆斯法官在她的裁决书内直接挑明了这点。

                                                                        孟晚舟案目前处于第二阶段──引渡聆讯。当时,孟晚舟的辩护律师提出了两个争议点:一个是“双重犯罪”原则;另外一个是在孟晚舟入境时,被加拿大边境局的工作人员、皇家骑警进行了长时间询问,询问的过程当中还没收了她的手机,这个过程有没有违反加拿大的人权宪章对个人的保护。

                                                                        不管怎样,霍姆斯法官的裁决把孟晚舟的引渡案推向“遥遥无期”,在这段时间里,在很多中国老百姓眼中,加拿大变成配合美国制裁华为的帮手。陈丙丁身为律师,认为即使法官本人真是依据加拿大法律“独立裁决”的,但在中美正在升级的对抗中,很难改变这种观感。陈丙丁最后强调,加中关系本来有望改善的机会,就让霍姆斯法官的裁决给打破了。

                                                                        加拿大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沈晨介绍说,加拿大的引渡程序有三个关键的步骤,第一是引渡的申请国发出请求,请求被接纳了以后,对当事人进行逮捕。孟晚舟案的这个阶段,已在2018年12月份已经完成了。

                                                                        据《渥太华公民报》的报道,自从1999年新的引渡法生效后,加拿大平均每年引渡100人左右。然而,截至2014年,加拿大收到大约1500份引渡申请,其中只有五个申请被拒绝。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司法部长可以拒绝引渡令呢?沈晨律师指出,在高等法院法官做出引渡判决后,加拿大司法部长可以决定向引渡申请国移交该名引渡令上的人,也可以决定不移交该人。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的这一裁决,意味着孟晚舟在经历544天的“软禁”后,仍无法恢复自由,电子脚铐还是不能松绑,仍要过“取保候审”的生活。最终她是否被引渡到美国,将会触发新一轮的法律程序,上诉时间可能旷日持久。

                                                                        司法部长在考虑下列若干因素后,可以行使酌情权, 不移交该名面临引渡的人:考虑到所有相关情况,引渡该人将是不公正或压迫性的;提出引渡请求的目的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族裔、语言、肤色、政治见解、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或地位为由起诉或惩罚该人,或该人的利益可能因上述任何原因而受到损害;根据引渡伙伴国的法律, 提出引渡请求的刑事指控可判处死刑;被要求引渡的刑事指控是政治犯罪或政治性质的罪行;该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并且在引渡后该人无法对案件进行复审;犯罪时,该人不满18岁;加拿大已经就引渡请求上所列出的刑事指控对该人在加拿大本土进行了刑事指控;引渡请求上所列的刑事指控均不发生在引渡请求国所拥有管辖权的领土内。

                                                                        三、判决打破了加中关系本来有望改善的机会